作者:劉錚 來源: 發布時間:2011-12-8 14:18:19
轉基因反對者的邏輯
 
關于轉基因作物的爭論持續多年,卻并未妨礙到全世界轉基因農業穩步增長。2010年,全球轉基因作物種植突破了10億英畝大關。
 
然而,在中國,各種反對轉基因的人士(下文簡稱為“反轉人士”)仍然在各類媒體,尤其是網絡上高聲發言。遺憾的是,在筆者看來,中國反轉人士的言論,無論是從證據還是邏輯出發都無法令人信服。
 
泥沙上的大棒
 
“當你聽人說轉基因的各種‘害處’時,你都應當問一句話:‘你有什么證據’?”英國咨詢公司PG Economics執行主任格拉海姆•布魯克斯(Graham Brooks)在接受筆者采訪時這樣表示。
 
中國的反轉人士確實總是能拿出“證據”,遺憾的是,沒有多少證據是能過關的。反轉人士最想證明的,是現在市場上的轉基因食品對人體有害。他們喜歡舉的例子包括“泰普茲的研究”“俄羅斯科學家做的研究”等,但其中無一得到國際權威機構的承認。
 
由于無法用可重復的實驗來證明轉基因不安全,他們又搬出“陰謀論”——美國政府收到種業公司的賂賄,打壓不同的聲音,而其他國家的一些轉基因支持者幫助來自美國的有毒食品進入本國。這種說法完全無視美國普通消費者大量消費轉基因的事實,也同樣缺乏邏輯合理性。事實上,如果美國決策者知道轉基因有害,他們怎么可能批準讓包括自己和親人在內的廣大人口大量消費轉基因?
 
有時候,反轉人士會死抱著一個明顯的謬誤,完全無視其邏輯困境。如,云南財經大學的經濟學者顧秀林寫的《先玉335轉基因:那不只是一個傳聞》一文中,堅持稱得到廣泛推廣的先玉(一種玉米品種)的父本PH4CV是轉基因品種,并表示該作物種植區的老鼠大量減少;而事實上這種玉米的專利聲明明確表示,該玉米是自交系玉米而非轉基因品種。而且,假如轉基因玉米會對老鼠和牲畜產生巨大影響,以此類推,不要說轉基因玉米種植面積達到90%左右的美國,單是和中國發展水平相近的南美轉基因農業大國巴西、在亞洲率先推廣轉基因玉米的鄰國菲律賓、以及在發展轉基因作物上后來者居上的印度,當地的老鼠和牛都應受到巨大影響。
 
為了證明轉基因不如有機農業,反轉人士看到某些個小規模的實驗顯示有機農業也能促進產量增長,便信誓旦旦地稱有機農業可以養活中國。但事實并非如此。據“有機觀察”(Organic Monitor)網站和國際農業技術應用最初(ISAAA)提供的數據,世界范圍內轉基因農業種植面積是有機農業的10倍,無確鑿數據證明有機農業總體上增加產量,相反有大量有機農業比傳統農業和轉基因農業產量減少的數據,轉基因農業增加產量也有大量權威的數據作為佐證。
 
夸張與恐嚇
 
反轉人士缺乏確切的證據,但他們手中有一個威力巨大的武器——隨時提高音量,大扣帽子。例如,顧秀林在《反對轉基糧——請落實人民的選擇權》中表示,“所以,如果不能堅持徹底反對一切轉基因食品的底線,中國就必定落得一個全球轉基因最后一個垃圾桶的可悲的下場”。這一提法完全無視世界范圍內轉基因農業產的量持續增長,轉基因大豆和玉米已成市場上的主流產品的現實。
 
顧秀林的《先玉335轉基因:那不只是一個傳聞》中有一句話“在中國大面積出現的生態異象不是傳聞,是事實,沒人能否認”。但對于究竟什么是所謂的“生態異象”?據筆者了解關于這一點并無研究報告。
 
在反轉人士中,危言聳聽是一貫的風格。其中反轉人士何承高在《喋血的舞會——中國農業產業經濟發展協會通知》一文中搬出“垃圾人口”這個概念,稱在轉基因研發者眼里,中國等發展中國家過多的人口就是垃圾人口,需要通過轉基因等手段來消滅。這完全是一種毫無根據的說辭,且也存在邏輯和常識的錯誤:“垃圾人口”被減少了,轉基因公司的產品又要賣給誰?
 
缺乏邏輯
 
實際上,反轉人士經常會犯一些基本的邏輯錯誤。如他們常引用《21世紀經濟報道》2009年9月30日的報道《轉基因棉引發減產之憂》,他們認為該文表露一種觀點:因引入了轉基因棉花,所以棉花大規模減產。但實際上,原文本意為根據記者調查得出棉花減產的原因是人工成本提高和國家的糧食補貼。反之,如果說轉基因棉花引發減產,那么棉農應當大量改種非轉基因棉花才對,反轉人士能夠提供這樣的證據嗎?
 
同樣,反轉人士還喜歡用“先玉335種植導致山西老鼠減少”這樣所謂的觀測現象來證明“轉基因玉米”先玉335是“有毒”的。且不說先玉335根本不是轉基因玉米,也不要說老鼠減少并沒有科學證據,即便上述皆為事實也無法從邏輯上證明先玉335有毒。
 
在反轉人士呂永巖的文章中寫道:“‘轉基利’集團把中國主糧轉基因產業化說成‘必然趨勢’,意思是中國人要是不吃轉基因主糧,那就都得餓死。但是,中華民族僅有文字記載的歷史就有幾千年……沒有轉基因,中國人不是也活得好好的嗎?”
 
這純粹是強辭奪理。稍稍知道中國歷史的人都知道,中國古代農民“鋤禾日當午”的辛勤勞作換來的也只是多數人的將將溫飽,一旦沒有風調雨順的條件,就會引起大規模的饑荒。現在,為了應對人口增長、環境惡化的挑戰,不斷發展農業技術是必要的,而轉基因技術是最有發展潛力的農業技術之一,這與中國古代是否有轉基因技術風馬牛不相及。
 
《社會觀察》雜志2011年第10期刊登了曹明華文章《轉基因不是未來農業發展的方向》文章為反對“未來的農業必定是轉基因作物的天下”稱:“誰搶先占領了這個制高點,誰就在全球競爭中占據了優勢!”筆者看來這相當于在表示 “我們人類傳統的繁衍方式已經到頭了!若不采用試管嬰兒、克隆技術等等高科技來繁殖后代,就跟不上時代發展的步伐了!”很明顯,人類的繁衍并未遇到瓶頸,因為人口的不斷增長,農業需要不斷增產,而突破增產的瓶頸就需要最新的生物技術。打破正常的邏輯鏈,故作驚人之語,這是反轉人士們常用的方法,可惜這種方法不能得到任何證據支持。
 
很多反轉人士并不在乎邏輯的連貫性,以及所引用的事例是否能佐證自己的觀點,而只是想全面出擊,用巨大的文字量和高挑的聲調壓倒對方的聲音。在筆者看來,這種自相矛盾,讓觀看者找不到北的情況比比皆是。
 
呼喚嚴肅的討論
 
筆者認為迄今為止,支持中國發展轉基因農業的人士寫的文章都是相當客觀、理性的。這些人士的邏輯較為清晰:中國和世界人民面臨糧食安全的考驗,需要發展新的農業科技來應對;轉基因是農業科技最重要的發展方向;雖然轉基因農業存在食品安全性和環境安全性的潛在風險,但是相對于糧食安全的風險,轉基因的潛在風險要小得多;轉基因農業已經推廣15年,取得了明顯的效益,且并無食品安全問題的確證;轉基因對環境的影響也處在可控的范圍;在世界范圍內,轉基因農業穩步發展,不可逆轉;對于中國來說,發展自主知識產權的轉基因農業是必要的手段。
 
實際上,如果有確鑿的反面證據,可以打破這個邏輯鏈,比如證明非轉基因的農業技術完全能夠滿足未來人類營養的需要;比如證明轉基因大米中的Bt蛋白會對人類造成損害。發展轉基因的科學家和支持轉基因發展的專家們也愿意平心靜氣地討論。
 
即便反對者沒有確鑿證據,也可以嚴肅地就轉基因作物的各種不確定性開展討論。
 
可惜,就現在他們的言論來看,他們還不是一支頭腦清晰嚴肅隊伍。■
 
(作者系自由撰稿人)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1年第12期 農業生物技術)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