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泉琳綜合報道 來源: 發布時間:2016-3-2 10:13:45
科技企業領軍人物
汪滔:領航中國無人機“瞰世界”

 
從美國白宮草坪上降落的無人駕駛飛行器,到出現在日本首相官邸屋頂上的小型飛行器;從電視節目,到地震災區現場,無人機的身影無處不在。
 
無人機的中國制造商——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疆),從十年前一支只有幾個人的“創客”團隊,如今儼然成長為一家有3000多名員工、客戶遍布全球100多個國家、占有國際市場份額近七成的高科技公司。
 
而帶領這支精英隊伍、引領全球無人機技術革新和消費熱潮,讓“中國制造”在高科技領域嶄露頭角的,正是被譽為中國無人駕駛飛行技術的引領者、中國“創客”第一人的汪滔。
 
從愛好者到領跑者
 
其實,汪滔的故事就是一個典型的大學生創業的故事。
 
“80后”的汪滔,從小就是個航模“發燒友”,尤其喜歡遙控直升機。在他的想象中,直升機可以隨意操控,既能懸停空中,又可以按指令飛行,好像一個精靈。
 
然而實際卻并非如此。遙控直升機很難操控,在操縱時存在多個自由度的控制問題,使得一般人往往難以駕馭。于是,他便萌生出自己制造一個東西,使其能夠自動控制直升機飛行的想法。
 
2005年,在香港科技大學電子系就讀的汪滔開始準備畢業設計,他和幾個同學選擇了“遙控直升機飛行控制系統”這一課題。
 
這個課題需要解決的核心問題是讓航模能夠自動懸停。“通過慣性測量單元IU、測加速度和角速度的傳感器、GPS和電子指南針,取得飛機的姿態角和速度的準確數據,根據數據控制飛機舵機的反饋運動,使飛機可以自動懸停在空中。”汪滔解釋道。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在最終的演示階段,本應懸停在空中的飛機卻掉了下來。畢業設計的失敗,讓汪滔失去了去歐盟名校繼續深造的機會,但是他付出的心血卻獲得了香港科技大學機器人技術教授李澤湘的認可。在他的推薦下,汪滔得以在香港科技大學繼續攻讀研究生學位。
 
性格倔強的汪滔并沒有被畢業設計“打敗”。他只身來到深圳,經過數月日夜不停地奮戰,終于在2006年1月做出了第一臺樣品。他嘗試著把產品放到航模愛好者論壇上出售,沒想到竟然接到了訂單。
 
就這樣,一邊攻讀碩士學位,一邊創立大疆、研發生產直升機飛行控制系統,兒時的愛好成為了汪滔堅守的職業。
 
創業初期,艱苦坎坷。從2006年創建時的3個合伙人,到2009年只剩下汪滔一人。資金運轉非常困難,人才又留不住……這些都沒有令汪滔畏懼,反而讓他更加從容地面對困難。“只有抱著‘把事情做好的決心’堅持下去,才能在創業的道路上走得更遠。”
 
汪滔的堅持很快得到了回報。兩年后,大疆推出了第一款產品——XP3.1直升機自動控制系統。憑借這款成熟的控制系統,大疆很快就把競爭對手甩在身后。
 
但是,汪滔并不滿足。當時,多旋翼飛行器已經開始興起,這給汪滔帶來了靈感。大疆很快把在直升機上積累的技術運用到多旋翼飛行器上,從2011年開始,陸續推出了“悟空”(WooKong-M)系列多旋翼控制系統及地面站系統、“哪吒”(Naza)系列多旋翼控制器、“筋斗云”系列多旋翼飛行器、“禪思”系列高精工業云臺、“風火輪”系列輕型多軸飛行器以及眾多飛行控制模塊。
 
2012年,大疆推出了一款包含飛行控制系統、四旋翼機體以及遙控裝備的微型一體機——“精靈”(Phantom)。“精靈”的問世,不僅讓航拍成為人人觸手可及的夢想,也為大疆撬開了消費級無人機的巨大市場。
 
2014年,被稱為“迄今為止最酷的無人機”——“悟”(Inspire1)的問世,更讓航拍無人機變身“傻瓜機”,使用者無需專業培訓,便可自如操作。它還可以在空中變形,實現360度無遮擋航拍。
 
正是汪滔對技術創新的不懈追求,對市場需求的敏銳反應,不斷推動著大疆產品的升級換代。
 
如今,大疆的產品已經占據全球70%的市場份額,成為民用無人機領域當之無愧的領航者。
 
大志無疆
 
十年前創業時,汪滔是為了實現做一個“容易飛的飛行器”的夢想。之后,隨著大疆的一步步發展,汪滔想的是“讓更多的人體驗不同的世界”。
 
現在,這兩個目標都已經實現,汪滔的目光看得更遠了。
 
“悟空”“哪吒”“筋斗云”“禪思”“風火輪”……汪滔選擇用這些富有中國傳統文化特色的名稱來命名大疆的產品。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在他的心里,大疆還肩負著為“中國品牌”正名的責任。
 
在向國際市場拓展的過程中,很多人都認為大疆的產品不像是中國生產的,說大疆“不像一家中國公司”。
 
汪滔心里很不是滋味。“改革開放以來我們已經有了很大的飛躍,但還沒有完全擺脫低價、低附加值的標簽。我希望從我做起,改變這個狀況。”
 
所以,汪滔對產品的要求近乎苛刻,甚至連外包裝都要親自過目。因為他知道,自己有責任用創新與創造,來改變世人對“中國制造”的老觀念。
 
“我希望中國制造很快也會變成‘高質量’和‘品位’的代名詞,這是我現階段的夢想。”汪滔堅定地說。■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6年2月刊 人物)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