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周彧 來源: 發布時間:2019-7-12 16:11:12
大浪淘“鯊”險象生

 
當享受美味的魚翅湯或者使用“魚肝油”制成的化妝品時,你也許不會想到,作為犧牲品的鯊魚正命懸一線。
 
或許,連海洋霸主鯊魚自己都未能料到,歷經數億年來的各種生存威脅,卻難以逃脫人類過度捕撈的厄運。
 
鯊魚和鰩魚等相關物種被統稱為軟骨魚,它們時刻面臨著各種各樣的威脅,這取決于它們的生存環境,但最大的風險還是來自于人類的過度捕撈,這對這些生長緩慢、繁殖率低的動物造成了明顯的傷害。
 
據2019年3月世界自然保護聯盟(IUCN)的鯊魚專家小組公布的新版“紅色名錄評估”顯示,近四分之一的軟骨魚類受到威脅。在被評估的58種鯊魚中,有17種存在滅絕風險,其中6種被列為“極度瀕危”,其他11種被列為“瀕危”和“易危”。
 
為了保護鯊魚,世界各國越來越多地寄希望于一種受歡迎的政策工具——海洋保護區(MPAs)。
 
名不副實的海洋保護區
 
作為海洋的一部分,海洋保護區對捕魚進行管制,以限制它們對生物多樣性的影響。2016年至2018年間,保護鯊魚和鰩魚的海洋保護區面積翻了一番,達到810多萬平方英里。
 
然而,并不是所有的海洋保護區都具備相同的功能屬性。有些禁止一切捕魚行為,而有些只禁止某些類型的打撈裝置;有些專注于某個特定的棲息地,而有些則是巨大的,旨在保護大型海洋區域。
 
事實上,許多海洋保護區并未真正達到它們設立的初衷。“可能是有很多以鯊魚和鰩魚為重點的海洋保護區,但它們中很少有被證明是有效的,”詹姆斯·庫克大學的海洋科學家Cassandra Rigby坦言。
 
美國馬薩諸塞州克雷恩鎮的環境顧問Tundi Agardy曾在《海洋政策》雜志上發表文章,歸納了海洋保護區可能存在的幾方面問題:許多海洋保護區太小無法起作用;它們可能僅僅讓漁業轉移到了其他海域;它們創造了一個保護的幻想,卻沒有實際的保護措施;許多保護區計劃不周或疏于管理;由于保護區外的水環境污染,建立保護區的努力很容易全盤失敗。
 
“我們仍需要很多知識去真正了解海洋保護區到底怎樣發揮作用,”亞速爾群島大學奧爾塔分校的海洋生物學家Frederic Vandeperre表示。
 
2018年11月,《魚類和漁業》雜志上發表的一篇論文從成功的海洋保護區的共性入手進行研究。研究人員發現,最有可能實現保護海洋生物目標的海洋保護區還包括社會經濟目標和利益相關者的投入。
 
如今,環保主義者希望復制已取得的成功,并期待將未來的努力提升到一個新的水平。
 
近日,世界自然基金會和詹姆斯·庫克大學發表了一個名為“針對鯊魚和鰩魚的海洋保護區的有效設計和管理實踐指南”的新手冊,該指南總結了海洋保護區在保護鯊魚和鰩魚方面哪些可行、哪些不可行,并為未來的決策者實現既定保護目標提供了要訣與技巧。
 
有的放矢
 
新指南指出,總的來說,如果海洋保護區不能提供替代生計,這將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計劃、接觸并考慮像漁民這樣的利益相關者,否則他們可能會失去收入來源和糧食安全。
 
對此,新指南的第一作者Rigby解釋道,有效的海洋保護區需要“承諾和足夠的資源”,其中包括科學研究、政府監督和執行、專家科學建議、利益相關者的拓展,當然還有支付所有費用的資金。
 
Rigby警告稱,如果沒有這一承諾,海洋保護區可能會變成“紙上公園”,即存在于地圖上的受保護的地點,實際上對減少鯊魚和鰩魚的威脅不起任何作用。
 
此外,Rigby表示,海洋保護區“應該被設計成使用最相關的運動、生物學和棲息地利用的科學來實現目標。”她說,可以很容易地獲取各種鯊魚和鰩魚物種的信息,將有助于使這一計劃成為可能。
 
最后,定期檢查并了解海洋保護區如何通過監督和自適應管理進行運作的至關重要。“應該對海洋保護區進行持續的評估,以確保其能夠實現目標,” Rigby說。
 
盡管新指南是專門針對鯊魚保護的,但它提供的工具具有廣泛的適用性。正如專家所指出的那樣,一個有效執行的海洋保護區可以成為更廣泛海洋生物(包括鯊魚等頂端食肉動物在內)保護的一種非常有效的方式,將有助于確保生態系統的健康。
 
“戰略性分布、資源充足且高度保護免受人類影響的海洋保護區有助于保護區域的生物多樣性和棲息地,這對于緩沖全球氣候變化對海洋的影響極其重要,“環境保護科學家Beth Pike表示。
 
避免重蹈覆轍
 
沒有成功實現目標的鯊魚和鰩魚海洋保護區往往會有一些共性。
 
根據新指南,一些海洋保護區甚至沒有明確的目標,更不用說是否獲得了成功。比方說,如果某區域并沒有發現某個特定物種,那么設計旨在保護該物種的特定區域就顯得毫無用處。
 
此外,許多海洋保護區是通過自上而下、高壓手段設定的,沒有首先從受漁業關閉影響的當地社區獲得支持。如果該社區成員覺得這一過程剝奪了他們的權利,很可能導致非法捕魚量的增加。
 
但新指南指出,海洋保護區無效的最常見問題是,政府只是宣布設立新的保護區,卻沒有真正投入工作以確保其發揮作用。
 
“在沒有承諾提供足夠資源的情況下指定海洋保護區,可能會導致規劃不當,缺乏當地社區的參與,然后依賴執法來實現合規,”Rigby說。“在許多擁有大型鯊魚和鰩魚海洋保護區的發展中國家,這實際上是不可能實現的,因為這些國家的海洋面積大于陸地面積。”
 
此外,完全禁止捕撈鯊魚和鰩魚根本行不通。
 
新指南認為,已有的科學研究表明,我們不應該完全禁止在海洋保護區或其他地區的捕撈活動(除非在特定物種需要在特定棲息地恢復的情況下)。雖然破壞生態的捕撈活動很常見,但可持續的鯊魚漁業仍然存在,并成為重要的就業和糧食來源。在許多情況下,可以在不禁止所有捕撈的情況下停止破壞生態的捕撈,并在此過程中為未來的保護努力提供支持。
 
特別是,許多小島國沒有資源進行巡邏和強制執行大片禁漁區,因此讓漁民支持新規定就變得格外重要。“漁民們可能會支持一個更大的區域,在那里,控制捕撈鯊魚的目的是實現可持續發展,而不是設立禁捕區,”新指南的合著者、“世界自然基金會鯊魚和鰩魚倡議”的負責人Andy Cornish解釋道。
 
在Rigby和Cornish看來,新指南將有助于未來的以鯊魚和鰩魚為重點的海洋保護區有良好的開端,同時還有助于改善現有的海洋保護區。因此,他們希望推動建立新的海洋保護區的環保人士和相關公民可以閱讀并了解該指南,也希望創建并實施這些項目和選址的決策者們都能讀到新指南。
 
由于如此多的鯊魚和鰩魚物種面臨滅絕的危險,新指南認為,實施新的海洋保護區并修復現有的海洋保護區可能是保護這些生態系統上重要的捕食者的最有效工具。而這反過來,又會幫助所有海洋物種——以及人類利益相關者——能獲得未來幾十年生存所需的優勢。■
 
《科學新聞》 (科學新聞2019年6月刊 綠色)
發E-mail給:      
| 打印 | 評論 |
能提现的电竞平台